金沙

01/新闻中心
在线咨询

010-60294863

成功案例

专家说 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专家说 > 内容

新教育学校文化建设中校长的角色

作者:时间:2016-11-28 11:41:37来源:佚名 点击量:0

校长是学校文化建设的领魂之人,从某种意义上说,一个校长往往决定着一个学校的基本形象和办学品质。我们看到,一些校长陷于琐碎的行政杂务,而无暇问学致思,同时又掌握话语霸权,深陷“权力即知识”的迷误之中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这些校长与文化无涉:不读书,不沉思,不探索;无信念,无学养,无情调。在新教育学校组织的框架里,我们应该致力于新型校长的角色塑造,向人们展现全新的学校领导形象——文化型的校长,展现全新的学校管理。

一、校长应当有强烈的文化使命意识

优秀的校长能够认识学校的传统、资源,清晰地意识到学校的文化使命,能够把自己的梦想交给团队,让大家来决定它,培它,哺育它,拥有它,共享它,成为师生的共同愿景与价值观,成为师生自觉追求的理想。

所以,在新教育学校文化建设的过程中,校长的作用有些像《夏洛的网》中的蜘蛛夏洛。最初,无论是蜘蛛夏洛,还是小猪威尔伯,或者是老鼠坦普尔顿,它们都没有自己的“叙事”。对一只蜘蛛而言,春天出生,夏秋织网捕虫,然后冬天来临时死亡,这就是它的一切。对猪来说,被养肥了之后,在圣诞节前做成腌肉火腿,似乎是它的宿命。而对自私的老鼠来说,吃饱喝足就是一切,另外的问题它一概不想关心也不想过问。

然后,夏洛突然发下誓言:要拯救威尔伯。于是故事开始了——由自己书写的生命叙事开始了。每一个人都在从中经历、从中穿越,并最终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。

拯救威尔伯,这就是它们的愿景。而正是愿景,使得他们相聚在一起不再成为散沙。也正是愿景,使得每个人开始去认识自己的使命,并真正地开始进行自己独特的生命叙事。

新教育学校的校长应该记住:也许,这个学校的愿景、价值观最初确实肇始于你,但是除非你把它奉献出来,让它成为超越自己的精神力量,而让自己成为它忠实的践行者,严格的守护者,并且让所有的师生认同和实践,这样才能够把一个人的灵感,最终化为学校的文化力量。

在明确了学校的愿景、价值观以后,如何带领学校走向卓越?美国企业管理的畅销书《从优秀到卓越》,讨论的就是这样一个问题。其中一条就是:那些能够使一个团队从优秀走向卓越,或者从危机中走到卓越境界,而且在他离任之后团队能够继续保持着那种卓越业绩的领导,应该是什么样的?

他们的研究成果令他们自己也大吃一惊:许多明星企业家纵然能够创造他在位时的辉煌,也不能让这个辉煌在他之后延续。而更多的情况时,在他成为明星的那一刻起,企业就停留在优秀甚至开始滑坡,而始终走不到卓越的境界。

他们勾勒出的那些能够让企业从优秀到卓越的“第五级管理人”,可以视为新教育学校文化理念中校长角色的一种理想描绘(正如作者所说,他们并不仅仅只是在研究企业,而是在研究一切团体的运营、发展的规律):

比起表演的马,他们更像拉犁的牛。

当成绩优秀时,他们把成功归于别的因素,归于那些优秀的老师,而非他们自己。当情况不佳时,他们看着镜子责备自己,承担所有的责任。

他们表现出令人折服的谦虚,回避公众的恭维,从不自吹自擂。

他们冷静镇定;主要靠崇高的标准而不靠鼓舞人心的个人魅力来调动员工的积极性。

他们雄心勃勃,想把团队带到前所未有的境界,但从来不把个人的利益,尤其是自己的知名度放在第一位。

他们致力于发现和培养人才,努力为团队将来取得更大的成绩作好准备。

(以上改编自吉姆•柯林斯《从优秀到卓越》,中信出版社2006年版)

我们认为,这就是新教育实验学校文化建设的过程中,理想的校长角色:关注使命和愿景而不是首先考虑自己的利益得失,谦逊的个性与坚强的意志,寻找比自己更加优秀的人才,推功揽过敢于承担责任等。

二、校长应当是特立独行的教育家

文化型的校长应该代表学校和文明社会的良知,不惜为此而饱经艰辛,饱尝孤寂,饱受委屈。他超然物外,淡泊名利,敬畏神圣,崇尚人道,捍卫真理,刚正不阿,热爱公正与和平,并积极地传播它们;他保持独立思考的精神,坚持真理,敢于对貌似合理的现状进行质疑与批判,正如苏格拉底说过的那样:“只要我的良心和我那微弱的心声还在让我继续向前,我就要把通向真理的真正道路指给人们,绝不顾虑后果。”在物欲横流、行政宰制、学校失语的境遇里,校长的独立精神、批判意识对校园文化品格的塑造意义至为重要。它也是成就教育家的条件之一。

原教育部副部长王湛曾经旗帜鲜明地倡导“教育家办学要敢于我行我‘素’”,他说:“他们敢于摆脱来自各方面窒息创新活力的束缚,把这种束缚的影响尽可能减弱到最小程度,在自己的办学空间里,坚持我行我‘素’,坚定而且深入地实施素质教育,坚持自主创新,将国家的教育方针和对人才培养的要求,通过富有个性特色的教育实践活动得到充分有效的实现。这样,才能无愧于‘教育家’的称号。我们期望在基础教育领域里,有愈来愈多的我行我‘素’的教育家。地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就成了路。实施素质教育的宽广之路,应该是由愈来愈多的我行我‘素’的教育家和教育工作者们走出来的。”(《中国教育报》2007年6月26日)

\
(图为长沙理工大学校园景观设计图)

三、校长应当是行走大地的思想者

一些校长沉湎于琐碎的行政事务,汲汲于行政管理的威权,却缺少对于教育之道的冥思、颖悟。这样的校长绝不可能领导员工建设真正的学校文化。学校的文化领导应当体现校长的哲人风范与气质。校长应当是思想者,有对教育未来乃至人类未来的终极关怀和形上思考,充任精神家园和教育乌托邦的守望者。思想不同于一般的思维,哲理不同于一般的道理,智慧不同于一般的智力,真正的思想就像诺瓦利斯说的那样,是“怀着乡愁的冲动去寻找家园”,因此它永难割舍乌托邦的情愫。

当然,校长的思想不是纯粹理性的形上思辨,不是关在书斋式的抽象玄想和空洞观念,自觉地把自己的哲学思考融入教育实践,转变为教师的具体行动,成为学校“文明的活的灵魂”(马克思语)。新教育倡导“只要行动,就有收获”,倡导做扎根田野的“农夫”,校长应该信奉这样的“行动哲学”,切己体察,身体力行,和广大教师在既充满睿智又细致入微的日常对话中切磋琢磨。

四、校长应当恪守“文化管理”之道

校长个人单纯具上述的文化品格和气质是远远不够的,他应当把这种品格和气质融入学校的管理之中,这就是“文化管理”。任何管理本质上是人的管理。但对人的不同的理解会导致不同模式的管理。在古代社会,人主要被理解为一种“政治的动物”,他天生就有一种对团体、对组织的一种归属倾向,这种基于政治人假设的管理都是一种政治式的管理,或者突出政治的制度或行政管理功能,或者倚重管理者、领导者自身的人格权威。在近代社会,人主要被理解为一种“经济的动物”,人的行为都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满足私利,他有一种趋乐避苦的倾向,工作是为了获得经济的报酬,建立在这种经济人假设基础上的管理,注重的是以经济手段如奖惩来“购买”团体员工的劳动和服从,刺激他们的积极性。

20世纪,进入了所谓“文化人”的时代,卡西尔关于“人是符号的动物”,而符号又是“通向文化之路”的观点向人们表达了一种全新的人性假设。“文化人”就是主张让人超越自己的自然本性,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合乎人性的人。基于文化人假设的管理开启了一种全新的管理模式。学校作为天然的文化组织,作为传承人类文明与文化的地带,更应当奉行“文化管理”。

新教育学校文化建设需要以文化管理为前提。它首先把文化管理、“文化兴校”作为学校管理的第一原理。主张学校应当通过“文化植根”(哲学)、“文化塑形”(环境)、“文化育人”(学生)、“文化强师”(教师)、“文化立信”(领导)等方面,将文化的精神、理念、模式和方式渗透到学校管理的所有领域。

其次,新教育学校的文化管理主张一种整合的管理,它强调现代与传统、科学与人文、东方与西方管理精髓的整合,倡导应变的管理、创新的管理、整体的管理、和谐的管理。不为工具理性所拘检,充分体现国际性、现代性与民族性的融合,实现信念与智慧、情感与理性、科学与人文统一的积淀厚重、秩序和谐、自由开放、充满活力、风貌独特的新型学校。

再次,新教育学校的文化管理反对任何急功近利的文化建设观念与做法。强调学校文化建设的过程性、渐进性和历史性。正如荷兰文化学家皮尔森所说的那样:“‘文化’不是一个名词,而是一个动词。”(《文化战略》)文化本身的特殊性,决定了文化建设是一个从氤氲化生(建立与凝聚)、积淀流转(内化与传播)、革故鼎新(推陈出新)的漫长历练,文化影响(濡染、濡化或“文化化”,culturalization)更是一个潜移默化、由外而内的恒久过程,它最终表现为经典的东西活化在日常中,理性的东西凝结在感性中,历史的东西融会在心理中,社会的东西内蕴于个体中,学校、教师和学生的文化品位、文化气质或文化涵养就这样建构起来了。

最后,新教育学校的文化管理鼓励创新。学校文化建设的最大目的,在于文化的创造,即价值、精神的创造。这有两层意思,一是主张“月映千川”、“一花一世界”式的多元创造。新教育学校文化建设以缔造“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”为核心价值,同时竭力倡导每个地域、每所学校、每个教师根据自身的历史和现状,创造风格独特的学校文化,体现新教育学校文化的“具体的多样统一”。二是主张不主故常、推陈出新的自我超越。新教育本身决不是一个封闭自足的体系,它以开放的胸襟悦纳所有先进的理念、模式和方法,进行整合创新,同时不断开拓未知的疆域,获得新的发现,新的领悟,新的建树。我们相信,只有这样,新教育的校园文化才能保持它绵延不绝、生生不息的活力。

 

精品展示

?

京公网安备 11011502003519号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